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圖片新聞
美海軍對華抵近偵察概況
來源: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劃     日期:2021-07-10    字體:【大】【中】【小】

原標題:美軍海洋監視船對華海上抵近偵察概況|2021年1月-6月

原文地址:http://www.scspi.org/zh/dtfx/1626163888

美軍對中國的偵察一直呈現立體態勢。在空中,美軍的各式偵察機在黃、東、南海抵近偵察每年達2000余架次;[1]而海上,美軍的海洋監視船,也一直在中國周邊海域常態化活動。

美海軍“無瑕”號海洋監視船

 

海洋監視船屬于特種任務船只,隸屬于軍事海運司令部,擔負著他國水下目標偵察的任務,主要用于支持反潛作戰(Anti-Submarine Warfare)。美軍海洋監視船的研發始于冷戰期間,第一代海洋監視船為“堅強”級,前后共建造了18艘,2004年已全部退役。蘇聯解體后,美國的注意力逐步轉向中國。上世紀90年代,美軍四艘“勝利”級和一艘“無瑕”級監視船[2]陸續投入使用。據美國軍事海運司令部發布的年度報告顯示,至少2012年起,美軍的五艘現役海洋監視船就開始全部部署在第七艦隊轄下的西太地區,針對性明顯。

 

一、部署及活動特點

2021年上半年,以海洋監視船為代表的美軍海上偵察力量的活動強度持續走高,美軍擁有的五艘海洋監視船先后前往南海開展作業。我們依據部分AIS信號數據繪制出航行軌跡圖,發現其活動呈現出以下特點:

2021年1月-6月,美軍五艘海洋監視船在南?;顒榆壽E圖

 

首先,西沙群島和中沙群島附近海域已成為美海軍海洋監視船活動的重點區域。從2021年上半年的活動軌跡來看,美海軍海洋監視船密集位西沙群島、中沙群島附近海域開展海上偵察行動。該海域水深超過2000米,水文環境復雜,是開展水下作戰和反潛作戰等天然海域。美軍持續派出海洋監視船赴該海域開展作業活動,主要是為未來在該海域開展相關水下作戰行動作準備。

其次,從部署模式看,美海軍海洋監視船在南海地區的部署趨向于常態化。2021年上半年的181天中至少有161天都至少有一艘海洋監視船在南海部署,出動率達89%,幾乎沒有空窗期。在輪換模式上采用“先來后走”的方式實現無縫銜接,每艘海洋監視船在南海實施海上作業的時間少則10余天,多則30至40余天。

2021年1月-6月,美軍五艘海洋監視船在南?;顒訒r間表

 

第三,積極融入美軍作戰體系,實現與其他作戰平臺之間的有效協同配合。美海軍海洋監視船位西沙群島、中沙群島附近海域作業期間,美海軍的導彈驅逐艦及P-8A反潛巡邏機也會出現在附近??沼?,為其提供支援掩護。另外,美軍監視船之間亦呈現出一定的協同配合。例如,2月15日至3月28日之間,“無瑕”號與“忠誠”號分列巴士海峽東西兩端,對這一進出南海的重要航道形成夾擊之勢。

 

此外,美軍海洋監視船活動的針對性也越來越強,活動軌跡較以往有所變化。如圖所示,軌跡的聚集點即為偵察陣位。相較往年,2021上半年呈現的一個新特點是,之前美軍鮮有涉足的西沙以西的這片“腹地”也密集出現了監視船的身影,“無瑕”號、“勝利”號先后開赴這片海域進行了偵察,可見作業范圍進一步深入。

2021年6月,“勝利”號在南?;顒榆壽E圖

 

監視船在南?;顒宇l頻,主要目的在于監視中國水下兵力的動態,分析潛艇在重點海域的活動范圍、進出路線,為反潛作戰提供情報支撐。

 

二、探測作業原理

海洋監視船通過其搭載的“拖曳線列陣聲吶系統”(Surveillance Towed-Array Sensor System,SURTASS)和“低頻主動聲吶系統”(Low Frequency Active,LFA),可有效地探測和跟蹤核潛艇及柴電潛艇,收集到的數據還可以通過衛星終端傳給作戰艦艇及岸上反潛中心進行評估和分析,引導反潛作戰。

美海軍海洋監視船情報保障流程[3]

 

該系統的主動部分“低頻主動聲吶系統”懸垂在船體下方,重達155 t,長122 m,能夠向水中發射聲強215 dB、頻率100-500Hz的低頻聲波;[4]被動部分“拖曳線列陣聲吶系統”聲學基陣長度達到2614 m,拖曳在船體后方,用于接收潛艇反射的聲波。[5]

 

海洋監視船探測作業原理,圖源:www.surtass-lfa-eis.com(link is external)
 

海洋監視船在作業過程中一般船速極慢,不超過10節。另外,該船造型也十分獨特,采用小水線面雙體船型的設計,具有良好的耐波性。[6]

“有效”號海洋監視船,圖源:美國海軍

 

三、未來計劃

監視船是現代海軍艦艇中必不可少的船型之一,近年來世界各國海軍十分重視新型監視船的建設。美軍已經向國會提交預算,計劃建造七艘下一代海洋監視船TAGOS(X),每艘耗資超過4 億美元。[7]隨著新型海洋監視船投入使用,美軍在南海的海上偵察力量活動的強度、烈度、針對性還將進一步提升。

 

參考文獻


[1] 2020年美軍南海軍事活動不完全報告,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劃,2021年3月12日,http://www.scspi.org/zh/yjbg/1615549894。
[2] 五艘海洋監視船,分別是 “勝利”級的“勝利”號(USNS Victorious,T-AGOS 19)、“能干”號(USNS Able,T-AGOS 20)、“有效”號(USNS Effective,T-AGOS 21)及“忠誠”號(USNS Loyal,T-AGOS 22)和“無瑕”級的“無瑕”號(USNS Impeccable,T-AGOS 23),母港位于日本橫濱。
[3] 王凱,許昭霞,等.美國海軍海洋測量船發展及使用研究[J].艦船科學技術,2020(10):185-189.
[4] Surveillance Towed Array Sensor System Low Frequency Active (SURTASS LFA) Sonar Technology, http://surtass-lfa-eis.com/systems-description/(link is external)
[5] 王凱,許昭霞,等.美國海軍海洋測量船發展及使用研究[J].艦船科學技術,2020(10):185-189.
[6] Surveillance Towed-Array Sensor System (SURTASS), Federation of American Scientists, https://fas.org/irp/program/collect/surtass.htm(link is external).
[7] Navy TAGOS(X) Ocean Surveillance Shipbuilding Program: Background and Issues for Congress,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June 1, 2021, https://fas.org/sgp/crs/weapons/IF11838.pdf(link is external).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